政府—协会—企业合力打造世界工商协会论坛!
Welcome To WICDForum.Com
    
·德国总理施罗德在中德合作论
·黄菊在出席世界工商协会论坛

  您的位置:首页>>协会动态>>协会动态新闻>>国内>>正文
农行股改确定方向:“整体上市”、“业务下乡”
日期:2006-8-14 9:46:57 | 作者: | 出处:中国经济周刊 | 点击次数:
【字体: 关闭

  随着农行行长杨明生明确表示农行改革定位为“县域金融”后,农行股改的方向开始逐渐明朗。

  农行股改有了大方向:“整体上市”、“业务下乡”★《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永刚 夏一仁/北京报道

  在中国农业银行(下称“农行”)股份制改造应该是“省域分拆”还是“整体上市”的猜测与纷争中,一条“农行将定位于县域金融主渠道”的消息却好似给农行股改迷雾拨开了一丝缝隙。 
   8月6日,农行研究室一位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证实了这种说法。而另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农行某省分行行长(下称“知情人士”)透露,在此前举行的农行年中分行行长会议上,农行行长杨明生就明确给农行的改革方向定了调:“农行将着力支持县域经济发展,农村金融仍将是农行工作的重点。”

  在这次未对外界公开的会议上,农行不仅安排部署了下半年的重点工作—其中之一就是将着力支持县域金融,积极扶持小企业发展,也对外界关注的农行“省域分拆”和“整体上市”方案有所提及。

  近一段时间,外界对于农行股改的种种猜测让农行的各级管理层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对媒体也都表现出少有的谨慎。

  “现在(农行)身份逐渐明晰了,对于下一步股改方案的落实大有好处。”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下乡”源于农行“基础优势”

  农行定调“县域金融”也是有迹可寻的。

  就在年中分行行长会议开始前几天,杨明生行长在河北调研时曾指出:“农行股改‘农’字不能丢,县域金融是农行下一步改革的重点。”

  实际上,在开会前的一段时间内,农行内部也曾为“进城”还是“下乡”的改革方向问题争论不休。“不过,这个问题在会上得到了统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而如此定调的原因便是农行的“基础优势”。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只有农行的经营利润多来自于县域。“农行60%的网点、51%的员工、42%的存款、35%的贷款分布在县域。”知情人士说。

  “从当前的机构、人员和业务的分布来看,县域市场都是农行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因此,县域业务是农行业务经营的重要支柱。”农行湖北省分行行长字如钧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农行重庆市分行副行长彭代辉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四大行中,农行在县域经济中的优势是其他银行无法比拟的。农行多年来在县域经济中累积形成的全国性大银行的优势,符合新农村建设的需要。农行在县域金融中的主渠道地位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除去农行自身优势促成了“县域金融”的定位外,知情人士坦言,时间紧迫也是催生定位出台的原因之一。

  “农行股改宜早不宜迟。”该知情人士说。他援引国家有关部门“2006 年底之前要把四大行改革都结束” 的说法,认为年底之前,具体改革方案一定会出台。他同时表示,改革方案如果像现在这样僵持着,农行上下都耽误不起;而且时间拖得越久,农行在道德风险和客户资源两方面越有可能产生问题。

  县域金融是什么

  “定位明确会加快农行股改的进程。”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姜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但县域金融在国内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存在哪些问题?如何支持?这些都需要农行尽快弄明白。”

  对于上述问题,知情人士坦言不甚清楚,杨明生行长也曾表示对县域经济和金融研究不够,还需要下力气解决在县域经营上发展不平衡、思想观念陈旧、视野不开放等突出问题。农行要进一步改善业务流程,处理好激励与约束的关系,防止步入“一放就活,一活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再放”的怪圈。

  而对于如何支持县域金融?知情人士称,将根据县域经济的特点,各分行确定符合自身特点的小企业为扶持重点,择优支持依托大企业的配套型小企业。在农行总行已经成立小企业业务部的基础上,要求各级分行和直属分行也要设立专门机构。

  农行、农发行、

  农信社的“角色”之争

  不过,姜明依然认为,农行还没有找准自身的角色。

  目前,“支农”的金融机构有农行、农业发展银行和农信社。农业发展银行是政策性银行,但其操作的项目已开始走向商业化。农行过去是“支农”主力军,现在迫于商业银行的竞争压力也提供中、小型的商业性贷款。农信社的商业化端倪也已出现。

  “现在的问题是,在农村金融中,各个支农银行应该有怎样的定位?或者说农行到底在农村金融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知情人士表示,就像在海洋里的食物链,鲨鱼要吃大鱼,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现在,食物链有些混乱,农行、农业发展银行、农信社的服务对象都不明确。

  他还表示,目前的农行股改之争,已经不是什么时间完成股份制改革的问题了,而是必须首先解决农行是主要服务于农村的商业银行,还是由市场导向经营的商业银行的问题。

  “农行改革问题说到底还是农村金融的问题。”知情人士认为,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必须有统帅农村金融的国有银行,实现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输血”作用。

  但在姜明看来,农行、农业发展银行、农信社三家机构的服务对象应该是很明确的。他指出,农行应该是城乡联动,即服务于农业产业化当中的龙头企业和县域经济的中、大型企业。农业发展银行是政策性银行,应服务于扶贫和必要的政府开发项目。而农信社是服务于农村金融的底层,就是满足于小企业和个人贷款。“一定要明确各自出路。不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姜明说。

  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近日的公开演讲也印证了姜的说法。唐双宁表示,农业银行要按照市场化原则,支持农村中竞争性强的企业建设和发展,更多关注和支持农产品产业带、主导产业生产基地、农产品专业市场建设的有效需求,提高对重点龙头企业的综合服务水平,支持外贸和新兴产业中的农村商业企业。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则要大力推广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和联保贷款,努力搞好、搞活小企业融资。政策性金融要进入商业性金融不能发挥作用的地方。

  “整体上市”

  有望成为最终方案

  对于之前流传的几个不同版本的农行股改方案,大多数分行行长们认为“整体上市”有望成为农行股改的最终方案。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农行“按省分拆”和“整体上市”方案的根本分歧在于,前者认为农行的本质是商业银行,须在城市业务不受削弱的前提下加强农村业务。而后者认为,农行改革后还是“农村金融机构”,必须在发扬农村优势的同时,并行开展非农业务。

  知情人士透露,其实在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农行的“纯城市化商业银行业务” 和“涉农业务”都发展得非常好。比如江苏省农行,在江苏省所有的金融机构中排名数一数二。

  该人士认为,农行在城市中的存在与否无关紧要,但在农村地区却非常重要。农行只有坚持自己客户群的优势,才有生存余地,千万不能舍其长而取其短。

  另外,对于农行改革方案迟迟未能出台,该人士表达了他的担忧:“曾经听到三个不同部门官员对农行的三种定位:一、农行是立足农村的商业银行;二、农行是商业银行;三、农行是主要在农村地区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机构。如果连农行的角色都没有搞清楚,如何谈得上改革呢?”

  不过,他的担忧可能很快就会得到化解,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近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明确给出了监管层的思路——要把农行整体改造为“国家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这也是银监会首次对农行股改方式给出大方向。

【字体: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岛市普通教育教研室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龙翔路甲7号 邮编:100083 邮箱: info@qdpjy.net
电话:+86 10 8202 9547; 86 10 8202 9548 传真:+ 86 10 6238 7467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19323号